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08章 江枫(5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到18楼。

    要知道,18楼是会所最豪华的套房,连江枫自己专用的套房也在18楼。

    唐悦并不知道18楼有什么特别,只一心想把工作做好,令她诧异的是,在江枫离开以后,原本还挺严肃的人事部经理竟然对她格外好起来,亲自把她带到18楼,让她熟悉环境不说,还说有什么需求或困难只管找他。

    不过对她好当然比对她凶好一些,所以她也就欣然接受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江枫接到了一通来自南城的电话,薛离说,他要结婚了。

    为了去参加他的婚礼,他坐上了去往南城的飞机。

    当飞机穿过云层时,他的记忆回到了几年前。

    几年前,他赶回南城,为了给江野过生日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还没有今天的成就。

    到了南城,他在奶奶家里并没见到江野,奶奶愁得很,对他说江野不务正业,成天不知道在干些什么,肯定没干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他打电话给江野,电话那端夹杂着摇滚声,喧闹嘈杂。

    “哥,你是记得今天是我生日,所以给我打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那么吵?”

    “几个兄弟们在给我过生日。”

    “地址?”

    进入乌烟瘴气的夜场酒吧,他原本是想训他的,为了他的面子,他没有发作,还给大家敬酒,谢谢大家陪弟弟过生日。

    在他那一群所谓的兄弟中,他看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江枫盯着那个人冷声问旁边的江野。

    江野放下手中的酒杯,把他拉进另一个包间。

    “他是薛伯荣的儿子?是吗?”江枫严肃追问。

    江野有点心虚地说,“哥,我知道你什么意思,薛伯荣是薛伯荣,薛离是薛离,两码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干什么违法的事情?”江枫已经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江野没正面回答,只说那个来钱快,从前没钱被人瞧不起,以后有了钱,没人再敢瞧不起他们。

    “江野,你会毁了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哥,走上这条路,就回不去了。我现在要说不做了,他们也不会放了我。”

    江枫沉默了许久,抽完一根烟,他掐灭烟头,做下决定。

    “好,要做一起做,掉进泥坑一起脏,带我去见你们老大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他混到了耿荣的身边,与仇人之子称兄道弟。

    后来回想当初,他在那一刻的想法是很恶劣的,他觉得带坏了薛伯荣的儿子就是对他的报复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那些年里,个人仇恨占据了他的全部,如同爱屋及屋的道理,恨也是一样,他恨着与薛伯荣相关的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后来才发现,在某些原则面前,个人情感恩怨真的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人生有时是很戏剧化的,他和江野,薛度云和薛离,本是同根生,却走在完全对抗的路上。两条路虽然方向相反,却是同样地惊险,如走在悬崖边,稍有不慎,就会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很清楚薛离是无辜的,可他们已经走上那条路了,后来把他们送进去,让他们栽一大跟头,不是在害他们,是在救他们,是在把他们从不归路上拉回来。

    回想过去,他知道江野至少有一句话说对了。

    薛伯荣是薛伯荣,薛离是薛离,两码事。

    江枫从沙发上站起来,关小渔立刻去扶他。

    他让她先回去,自己摇摇晃晃地离开。

    关小渔盯着他离去的背影,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经常住在会所,她也在属于他的那间套房里住过,可今天他让她回去,意思很明白,不想她陪伴。

    江枫当天晚上确实喝多了,回到房间里,他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睡了不知道多久,又因口干舌燥而醒来,准备起床去倒点儿水喝。

    可是他刚坐起来,便发现有一束光正缓慢地从门口朝里面走来,于是他暂时保持不动,静静地看着那束光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来人小心翼翼,每一步都放得很轻,那束光忽左忽右,像是在找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那束光朝着床上射过来,正好靠坐在床上的江枫的脸,来人下意识惊叫,与此同时,江枫按亮了床头的灯。

    看清闯入者,意外的倒是江枫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唐悦记得自己临下班前最后一遍打扫的时候,这房间是没人的,哪里知道再回来床上会躺着一个人,而且还是自己的老板?

    “江总,对不起,我走错了,打扰到您休息了,我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道着歉一边往后退,当她正转身准备奔跑的时候,身后却突然伸来一只手将她抓住,一把将她按在墙上。

    此刻她的手被反剪在背后,面贴着墙壁,这姿势特别像警察制住小偷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想他一定是误会了,正想解释什么,就感到后背一凉,身后的男人已经扒了她的衣服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